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民生热线 > 正文
渤海湾溢油事故现场附近出现巨大赤潮带
时间:2011-07-16 10:14:34    来源:    浏览次数: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15日8时20分,山东省蓬莱市栾家口港。

作进展如何?记者实地进行了采访。

焦点一:海面漂油是否严重?

“中国海监15”船从蓬莱一路向西北方向行驶,当日海上和风细浪,可视距离超过1海里。

记者一路观察沿路海域,海水颜色碧绿,从观感上看不出与事故发生之前近海海水有何区别。经过大约4小时的行驶,进入蓬莱19-3油田区域。经过D平台到达6月17日发生井涌事故的C平台区域,此前记者在C平台上空航拍时看到的千米以上的油带已经不见踪影。

从C平台行驶约2海里到达6月初发生海底漏油的B平台,在两个巨大的黄色浮标和两艘红色的船舶围起的海面下方,是已经装上围油罩的B平台海底漏油点。在这里,海水呈现出墨绿色,但没有发现明显的漂油。

此次事故溢出的原油,除去回收和消散在大海中之外,海面上的油污是否漂到渤海湾沿岸山东、河北、天津、辽宁等地管辖的近岸海域及养殖区域呢?

随行的国家海洋局北海环境监测中心主任、研究员崔文林说,事故发生后,中心已经组织了四个航次的生态损害评估监测,监测面积从第一次的油田周边1700平方公里到第二次的4600平方公里,正在进行中的第四次已经增加至6200平方公里,监测站点也已从第一次的22个增加到40个以上;加上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订购的卫星监测,以及组织的中国海监一、二、三支队,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四个中心站进行的陆岸巡视工作,尚未发现油污漂至沿岸省市近岸海域。

14时许,“中国海监15”船开始返程,在离B平台约3海里、C平台约2海里的地方,一条吞吐着红色泡沫的巨大赤潮带出现在记者眼前。崔文林立即安排工作人员对赤潮带进行了水体取样。记者问这条赤潮带是否因为此次溢油事故引发,崔文林回答说:“这还需要进一步的监测和论证。”

焦点二:清污工作进展如何 溢油源头是否找到?

记者在B、C平台区域都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两个平台依然冒着海上石油生产标志之一的熊熊火光。这是否意味着,13日已被要求停产的康菲公司依然在悄悄生产呢?

中国海监北海总队现场执法人员刘爱国通过与康菲公司作业人员沟通后告知记者,两个平台正在燃烧的火光不是海上石油生产产生的,而是平台上发电机燃烧天然气产生的。

刘爱国介绍,经过加盖围油罩后,B平台附近已无溢油;目前,执法人员对C平台每小时巡视监测一次,发现每分钟仍有20至30个油花,不过溢油量并不大,24小时溢油总量在1升左右。

康菲公司B钻井平台经理陆爱民告诉记者,目前,康菲已找到B平台海底溢油点,并安装了围油罩,现在围油罩收到的全部是水,没有溢油;C平台附近冒起的油花是清理海底油基泥浆油花上浮引起的,发生井涌事故的C20井已被水泥塞封死。

对于康菲公司的说法,陪同记者采访的中国海监北海总队副总队长林芳忠指出,现在B平台溢油确定是来自地层,但是B平台附近海域面积较大,现在溢油罩所在位置是一个鼓起来的“包”,B平台附近海域是否还有这样的疑似点并不清楚,真正溢油源尚不明确。尽管溢油源和原油渗出路径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即B平台附近溢油与回注加压作业有密切关联。

“当初康菲公司的报告称‘可能由于回注引起溢油’,现在能否说完全由于回注加压引起溢油事故,康菲公司没有进一步明确说法。”林芳忠说,“现在C平台冒出的油花除可能是清理海底油基泥浆引起外,还有可能是封堵措施不到位,如封堵的水泥塞没有彻底封死溢油点,或地层还有其他溢油点,这都是未知数,需要康菲公司进一步查清,这也是国家海洋局一直要求康菲公司做的。”

此外,在国家海洋局向康菲公司下达停产通知并要求其彻查溢油源之后,中国海监北海总队至今没有接到康菲方面组织相关专家排查溢油源的汇报,现场执法人员没有看到康菲对彻查溢油源的通知采取对应措施。

林芳忠介绍,对于现场清理油污工作,康菲公司同样行动迟缓。例如,现场海监船只发现油污后会立即通知康菲公司平台指挥部,但是平台指挥部并不直接派遣一旁的收油船行动,而是先汇报给北京总部,接到北京总部通知后才出动船只或采取清理措施,应急力量布局也不尽合理,处理油污的环节多、效率低。

目前,国家海洋局已明确要求康菲公司拿出排查方案和时间进程表,向公众公布事故处置措施,接受社会和监管部门监督。

参与事故调查的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专业人士指出,渤海石油勘探开发溢油应急形势日益严峻,应进一步加强对渤海勘探开发溢油隐患的排查和评估。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